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情法相融,雪中送炭 ——李伟锋平顶山市信访局挂职锻炼侧记

发布日期:2013/11/20 09:03:37浏览次数:

    “信访”不是新名词,最早的“信访”可以追溯到尧舜时期。古语中的“进善旌”、“谏鼓”、“华表木”,就是最早的表达和接纳信访的形式。此后历代都有负责信访的官员或机构,“信访”也逐渐成为一种制度。新中国成立后,信访被赋予了全新的生命。党和政府把处理人民群众来访作为一项重要的群众工作,不仅建立了各级信访机构,使其成为听民意、察民情、解民困的桥梁和纽带。而且颁布了信访条例。

    平顶山学院党委高度重视“平顶山学院专家服务团”对平顶山市经济社会发展所提供的行业服务质量。作为一名高校教师和党员干部,我受组织委派,承专家之名,于2013年6月18日赴市信访局挂职锻炼以来。工作上不敢稍有懈怠,内心牢记领导嘱咐。如履薄冰,尽职历炼。不奢望能有所美誉,但求得组织上信任,上不负学院党委厚爱,与平常平静中促一方平安与稳定,我自感善莫大焉!

    截止10月31日,我分包叶县、新华区及市农业局等五个局委属地的群众集体上访案件的接待访谈工作,共接访99批,1596人,办理结案42批,“双违拆除”11批,重访30批,正在办理16批。

    接待来访群众是做送上门的群众工作,做不到锦上添花,但至少要做到雪中送炭,把心操到,热情接待,认真倾听,主动沟通,用心交流,能得到上访群众的理解、认同和宽容,对我个人来说就是一种成就感和幸福。人心之丘壑,如四时阴阳之变化,暖语一句也许能化解来访群众心中多日郁积的块垒。但信访这个老传统在当下确实遭遇了新烦恼。随着经济社会建设的加速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推进,因征地补偿、房屋拆迁、户籍改革、企业改制、旧城改造、环境污染、执法不公等人民内部矛盾引发的群访、集访、上访问题突出,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信访总量高位运行。“一票否决”压力巨大,拦访截访、重复上访,甚至是缠访闹访时有发生。所以,情法相容是当下群众信访接待工作的新方法。

    贾谊《过秦论》中说:“牧民之道,务在安之”,当然,作为封建社会的士大夫,今天看来,一个“牧”字,实在是对天下百姓的大不敬,但一个“安”字,却道出了家国天下事的份量。一个“安稳”,凝聚了古往今来多少中华儿女的心血。中国历史上曾有过的动乱、分裂、杀戮、饥饿、贫穷、落后……有多少才俊之士只能仰天长叹,生不逢时,隐遁求生。有多少仁人志士那如杜鹃啼血般的悲鸣犹响在半空,试想,当人的生命和尊严如草芥般被轻易的戕害和践踏时,当偌大的中国安放不下一张课桌时,你难道感觉不到今天的社会稳定不就是我们最大的福祉吗?

    四个月前,白龟湖畔,初夏的暖风把那一碧的湖水连同岸边婆娑的杨柳、风华正茂的学院学子们的情思一同吹的荡漾起来。高大的学院建筑,毗连如画的湖水,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也正孕育着人文的大观,此地此情此景,作为教师,原想生活的真义大概如此而已,一切都很美。四个月后的今天,我方知校园这一隅春色也只恰如万花丛中一点绿,设若社会是一幅巨大的浮世绘。大概古人说的读万卷书书还要行万里路,以及知行合一诸如此类的话,实在是告诫如我一样幼稚的人——总以我之必无而否定世之实有,惭愧!

    由此,我珍惜这个时代,我们都在筑梦,庆幸的是我们编织的梦不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的南唐后主李煜的失国梦,也不是 “夜阑卧听风雨声,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南宋陆游渴望北归的梦,而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当万家灯火,抖落一天的疲惫,当你我尽享温馨祥和的时候,你会感到,生于斯世斯时,也是组成历史链条不可或缺的今天,是安乐,幸福……你也为这个社会的和谐稳定做出了你未必察觉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贡献。

    苏东坡在《和子由渑池怀旧》一诗中有云:“人生何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西东。”

    是啊!“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热门Top10